<dd id="m8s84"></dd>
<nav id="m8s84"></nav>
  • <menu id="m8s84"></menu>
  • <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
    <input id="m8s84"><tt id="m8s84"></tt></input>
  • 行業動態
    推進邁向智能時代的軍隊改革
    2022-01-19 13:45:09
       

          當前,一場以智能為核心的軍事變革洪流,正洶涌澎湃地沖擊著世界軍事領域。軍隊改革是適應發展、實現變革、強軍勝戰的基本途徑。深入研析世界主要國家推進軍隊改革的歷史經驗與教訓,從中獲得智慧、拓展視野和理清思路,對于把握推進軍事智能化的原則遵循和思路方法,指導邁向智能時代的軍隊改革顯得尤為必要。

    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敏銳把握人工智能技術和智能化生產生活方式發展進步的影響要求

          科學技術進步對軍事變革的影響,首先通過軍隊武器裝備的改進發揮作用,進而引發覆蓋作戰方式、軍事思想、組織編制、后勤保障等方方面面的軍隊改革。世界軍隊改革史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深刻的教訓:軍隊改革涉及的關鍵系統,可能在民事或軍事活動中早就存在幾十年了。比如,鐵路商業運輸早在19世紀30年代就已開始,但直到60年代才被老毛奇麾下的普魯士軍隊發現可用來使復雜的機動計劃變得更簡便易行。對此,恩格斯曾有句著名評論:“在長久的和平時期兵器由于工業的發展改進了多少,作戰方法就落后了多少?!?/p>

          邁向智能時代推進軍隊改革,首先,對當前席卷人類社會的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前沿保持高度敏感性,加快推進人工智能技術在軍事領域的轉化應用。2010年以來,美國、俄羅斯等世界軍事強國都在加快推進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發創新,將其擺在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位置,特別重視其在軍事領域的應用,把“人工智能”視為改變戰爭“游戲規則”的顛覆性技術,提前布局、重點投入。其次,敏銳認識到語音識別、機器翻譯、自動駕駛、無人機群表演、3D打印、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智能化生產生活方式的深入發展,在軍事領域也有著十分廣闊的應用空間。為此,可考慮建立由作戰系統牽頭,軍地相關人員組成的人工智能技術和智能化生產生活方式轉化應用評估機構,建立對民用先進技術的動態梳理、應用評估和快速轉化機制,確保察微知著,力爭搶占發展先機,牢牢把握軍隊改革的大方向、大潮流。

    重視加強智能化作戰方式和作戰理論創新的牽引作用

          技術和武器裝備僅使軍隊改革成為可能并非必然導致軍隊改革。戰略、戰役和戰術上的需要決定是否采用及如何運用技術,沒有這種需要,一個國家即使掌握了那些蘊藏革命內涵的技術,也會停滯不前。近代世界軍事史上兩次普法戰爭,法軍一勝一敗的戰績深刻揭示出一條歷史規律:凡是積極進行作戰方式和作戰理論改革創新的軍隊,往往克敵制勝;反之,則常常敗軍亡國。

          邁向智能時代推進軍隊改革,要避免陷入單純的“唯技術論”,高度重視智能化作戰方式和作戰理論的巨大牽引作用。近幾年,美軍貫徹實施的第三次“抵消戰略”與前兩次不同的是不再片面依賴研發顛覆性武器裝備和巨額資金投入拉大與競爭對手的“代差”,還強調要率先形成超前的作戰概念、作戰方式和組織編制,意在以作戰體系的整體創新拉大與競爭對手的“代差”?;诖?,美軍近年適應智能化戰爭制勝機理由“網絡中心戰”向“決策中心戰”之變,不斷推出了作戰云、敏捷性作戰、分布式殺傷、馬賽克戰、聯合全域戰等嶄新的作戰概念,積極開發所需的武器裝備、兵力結構和訓練模式等,強力牽引軍隊改革深入推進。這提示我們在智能時代推進軍隊改革,既要重視研發智能化武器裝備,還要必須積極創新智能化作戰方式和作戰理論,并以此牽引新型武器裝備、新域新質作戰力量和練兵備戰的全方位變革。

    積極創新智能化軍隊組織編制并以此鞏固擴大改革成果

          《未來戰爭形態》一書指出:新技術只是變化的催化劑,只有與條令和編制的創新相結合,戰場上才將呈現“范式轉移”。這深刻揭示:誰能適應科學技術的進步搶占軍隊組織編制創新先機,誰就能先一步實現戰斗力質的躍升,從而掌握戰場主動權。例如,美軍于20世紀后期提出的軍事革命概念盡管比蘇軍晚了近10年,但與蘇軍片面強調“技術驅動改革”觀點不同的是,美軍認為軍事變革中最主要的任務是尋找最具創新性的作戰理念和組織方法,并充分利用現有技術和新興技術?!吧衬L暴”行動中,美軍取得的壓倒性勝利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不僅使武器裝備逐步具備智能化,而且拉開了人與武器裝備之間的物理距離、改變了人與武器裝備之間的相互關系,智能化武器裝備逐步由被人操持的工具逐步向與人平行的作戰伙伴角色轉變,這將使有人/無人混合編組、人機協同、智能輔助成為常態化組織形態,從而對傳統上以人員為主的軍隊力量體系結構和編組模式產生根本性沖擊。2017年以來,美軍積極推行的多域戰部隊實驗、“馬賽克”兵力結構設計、全域指揮與控制等,就是適應智能時代深入發展需要對組織編制模式和運行方式進行的全新探索。邁向智能時代推進軍隊改革,必須突出軍隊組織編制改革,深刻把握智能時代制勝機理,通過仿真模擬、組織實驗部隊、訓練演習等多種方法途徑,積極檢驗評估與智能化武器裝備和作戰方式相適應的組織編制。

    堅持以人的積極性創造性作為衡量改革成敗的重要標準

           戰爭是人與人之間的激烈博弈與較量,人始終是戰爭中第一位制勝因素。恩格斯指出:“他(拿破侖)發現了在戰術和戰略上唯一正確使用廣大的武裝群眾的方法,而這樣廣大的武裝群眾之出現只是由于革命才成為可能;并且把這種戰略和戰術發展到那樣完善的程度,以致現代的將軍們一般地不僅不能勝過他,而且只能試圖在自己最光輝最成功的作戰中抄襲他罷了”。恩格斯的評論生動揭示出一條重要的歷史經驗教訓:沒有人才、沒有人的積極性創造性的極大發揮,再先進的武器裝備也毫無用處。

          人是戰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這一論斷在智能時代仍不過時。再先進的人工智能,也降低不了戰爭的不確定性,人的作用的發揮程度仍是戰爭進程和勝負的決定性因素。美軍盡管擁有現代一流武器裝備,但從2015年11月以來先后推出四輪“未來部隊”計劃,始終將提高人員福利待遇、拓寬軍官職業發展路徑等制度建設作為未來部隊改革的重要內容。打贏智能化戰爭,需要智慧型軍事人才方陣,邁向智能時代推進軍隊改革,必須堅持人才是興軍之本。始終將能否增強吸引、培養和保留住人才作為軍隊改革的重中之重,突出科學合理的選人用人制度和獎勤罰懶、拔優汰劣的動力激勵機制,努力讓人的活力和戰斗力因素充分奔流綻放。



    版權所有: 恒巨科技有限公司 | 營業執照公示 | 技術支持:三貓網絡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智慧島中原數據產業大廈16層   備案號:豫ICP備19034099號-1  
    国产精品久久一区二区三区|V2020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中文字幕人成无码免费视频|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A片
    <dd id="m8s84"></dd>
    <nav id="m8s84"></nav>
  • <menu id="m8s84"></menu>
  • <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
    <input id="m8s84"><tt id="m8s84"></t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