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8s84"></dd>
<nav id="m8s84"></nav>
  • <menu id="m8s84"></menu>
  • <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
    <input id="m8s84"><tt id="m8s84"></tt></input>
  • 新聞熱點
    發展數字經濟 助推共同富裕
    2022-11-09 15:18:11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推動區域協調發展,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促進共同富裕創造了良好條件。

    共同富裕,強調在發展中共享成果。當前我國普遍存在著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已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實現區域共同富裕已經成為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必經發展階段。

    進入數字時代,隨著數據作為新生產要素與經濟的深度融合,新的要素紅利正在釋放,現有的經濟發展格局與發展邏輯正在經歷重塑,數字經濟為實現共同富裕提供了一條新發展之路。需注意的是,數字經濟不同于簡單的數字化,更加強調整體性、系統性與協調性,是數字化發展的高級經濟形態,因此,數字經濟可在推動京津冀實現共同富裕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提升生產效率為區域共同富裕提供新路徑

    數字經濟通過釋放數據要素紅利、創新技術經濟范式、催生新業態等路徑提升生產效率,為區域共同富裕提供了發展路徑。數字經濟以非排他性的數據資源作為新的生產要素,具有典型的規模經濟效應,后移了邊際報酬曲線的拐點,能夠有效緩解傳統生產過程中邊際報酬遞減的特性,突破傳統資源約束和增長極限,是扭轉區域整體生產成本增長趨勢的長期性力量,而且數字經濟利用技術整合,使其作為一種新的技術經濟范式,能夠在調節資源配置、驅動生產流程轉型、提升分工效率等方面發揮核心作用,驅動著創新組織模式向開放式轉型并進一步催生出大量如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業態。隨著這些新業態與生產環節耦合度的提高,逐漸形成了如無人工廠等新生產組織形式,從根本上強化了生產過程中的創新驅動作用,提升區域整體生產效率。因此,在共同富裕中要高度重視利用數字經濟提高生產效率,需要進一步完善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縮小區域間“數字鴻溝”,要進一步加大對數字經濟核心產業的創新支持力度,并鼓勵傳統生產企業進行深度的數字化改造,推動傳統要素與數據要素的交叉融合,充分調動并釋放數據紅利,探索共同富裕新路徑。

    引入數據要素完善收入分配體系

    數字經濟是從產品價值到數據價值轉變的經濟形態,數據要素兼具按勞分配和按要素分配的復雜屬性,一方面數據要素是勞動與知識結合的產物,是勞動者創造性勞動的產物,可以依托勞動貢獻參與分配;另一方面,數據要素作為新生產要素,同樣可以按照社會生產過程中的貢獻參與分配。另外,在數字經濟的發展過程中,資本與勞動、數字平臺與消費者等生產關系也在發生變化,需要關注并保護社會弱勢群體的利益,構建良好的收入分配格局,為此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要“建立健全由市場評價貢獻、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受發展階段限制,目前數據要素參與收入分配尚存在現實困境,數據要素貢獻度確定、數據產權歸屬等問題亟待解決,但仍應高度重視探索數據要素的收入分配機制對拓寬收入分配渠道的戰略意義。因此,需要健全數據由資源轉向資產再轉向資本的價值生成路徑,并推動市場與政府在數據要素貢獻評價中實現互補,由政府釋放數據的價值信號,再由市場圍繞信號進行價格博弈從而形成價格共識;另外,在數據確權中要兼顧多方主體的利益,意識到數據創造者和數據整合者之間的數據傳遞關系,所有數據價值貢獻者都應該參與到數據要素收益的分配中。

    降低流通成本暢通要素價值轉化渠道

    實現數字要素資源價值化是推動區域共同富裕的重要路徑。數字經濟能夠通過降低信息成本、提升物流效率、創新流通形式等方式降低流通成本改善流通效率,提升本地經濟活力,提升區域富裕水平。數字經濟憑借強連接和高滲透的特性有利于進一步增強流通環節的信息整合能力,利用數字技術和新業態拓展了信息交流渠道,能夠利用信息時效性降低流通環節信息搜集成本,有效激活了流通產業的數據要素價值,并能夠通過大數據等方式調配物流運力,降低產品流通的時間消耗,提升了流通環節的運輸效率;另外,數字經濟極大推動了流通組織形式創新,衍生出的直播帶貨、線上線下融合等新型商業模式對流通效率提升具有重要促進作用。因此,進一步強化數字經濟對流通效率的提升作用,需要順應國內大循環日益強勁的發展趨勢,一方面要引導一批配套設施相對完善的流通企業向全面數字化轉型,培育流通產業與數字經濟深度融合的頭部示范企業,發揮其帶動作用,推動數字交易等數字服務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增強流通企業間數據合作與技術交流,減少流通中的價值消耗,提升流通企業運營效率;另一方面,要推動數字經濟平臺的功能迭代和服務創新,引導現有的如直播帶貨等流通組織形式向專業化發展,營造有利于新型流通業態發育的平臺環境,以增強本地市場經濟活力,從而進一步暢通要素價值的實現渠道。

    放大品牌效應提升產品市場溢價能力

    數字經濟能夠增強消費者的品牌感知度,通過創新品牌傳播形式、提升品牌運營能力來放大品牌效應提高產品溢價能力,推動區域富裕水平進一步提升。數字經濟弱化空間距離的特性,擴大了產品輻射的空間范圍,能夠提升產品的市場影響力。通過富媒體等創新產品傳播形式,推動品牌向適應數字經濟的IP化發展,利用大數據精準的內容營銷以及粉絲經濟能夠對產品品牌的樹立與傳播,甚至是整體區域品牌的營造與運營起到催化作用,從而進一步提升區域內產品的溢價能力。因此,數字經濟下的品牌建設是區域富裕的加速器。要利用好數字經濟強連接的技術優勢,進行充分的市場調研和消費者分析,明確消費者的品牌認知、品牌評價,通過精細刻畫市場需求和消費行為的群體畫像制定數字營銷策略,利用品牌經濟提升區域富裕水平;另外,數字經濟給予了打造區域品牌的機會,尤其是在農產品、生態產品、文化產品等具有顯著區位特征的領域,要整合區域內數字資源,打造區域公用品牌,提升區域品牌市場溢價能力。

    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健全共同富裕體制保障

    利用數字經濟驅動政府治理向精細化發展,推動組織流程結構高效調整從而提高治理能力,是人民實現安居樂業不可缺少的關鍵一環。數字技術的發展給政府提供了種類豐富的治理工具,一方面使其有能力搜集并分析海量政務數據中的規律性信息,通過構建可視化的數據預測模型,提高政府治理的精細化程度以及面對突發情況的反應能力;另一方面推動治理結構向扁平化、智能化轉變,通過打破各部門信息溝通的技術壁壘,促進跨部門協作,使得組織流程結構更加高效。因此,需進一步發揮數字經濟在提升政府治理能力中的作用,政府作為治理主體首先要改變認知,充分認識到在數字經濟時代跨主體的信息共享與協同治理是必然的發展趨勢,需利用數字技術加快數字政府建設,搭建各領域專業化的智慧服務平臺,進一步緩解政府間以及政府和公眾之間長期存在的信息不對稱問題;通過構建數字化監管模式,提升政府決策的科學化與精細化程度;依托數字技術搭建開放與多元主體合作的治理平臺,接入企業等市場主體的相關數據,實現政務所需數據的高效銜接,為引入多元主體參與社會治理提供平臺支撐。

    核算生態產品價值縮小城鄉收入差距

    促進共同富裕,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仍然在農村,必須以縮小城鄉收入差距為重要抓手。生態優勢作為鄉村地區廣泛存在的發展優勢,激活生態產品價值并實現轉化是推動鄉村增收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徑。一直以來,如何核算鄉村生態價值以及如何實現轉化是制約農村發揮生態優勢的主要原因,數字經濟的發展為解決這兩個問題提供了新思路。一方面是數字經濟能夠利用數字技術較為全面地采集并描繪生態圖景,進而為生態碳匯價值的計算提供技術支撐;另一方面,依托數字傳播技術能夠提升鄉村生態產品品牌的知名度,擴大消費群體,進而實現農民增收。所以,需進一步發揮數字經濟提升鄉村生態產品的供給能力和質量的作用,通過對生態產品的價值轉化健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實現機制;要加大生態領域數字技術的研發投入,通過更先進的生態采集技術和展示技術,讓社會充分認識到數字經濟對推動生態產品價值轉化的可行性;同時,政府要進一步發揮引領作用,搭建生態產品交易平臺,解決生態產品流通性差、交易成本高的問題,提高生態資源的利用效率,促進農民增收、縮小城鄉收入差距。



    版權所有: 恒巨科技有限公司 | 營業執照公示 | 技術支持:三貓網絡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智慧島中原數據產業大廈16層   備案號:豫ICP備19034099號-1  
    国产精品久久一区二区三区|V2020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中文字幕人成无码免费视频|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A片
    <dd id="m8s84"></dd>
    <nav id="m8s84"></nav>
  • <menu id="m8s84"></menu>
  • <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menu id="m8s84"></menu>
    <input id="m8s84"><tt id="m8s84"></tt></input>